学术发表

国外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政策要点与启示

来源:《科技中国》2021年第七期pp.52-55

日期:2021-07-26

  文/许竹青 刘冬梅(bob工具 )

  各国在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落实过程中,“创新”一直是关键词。特别是亚欧国家,普遍通过组织机构改革、制度创新、科研支持、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等,推动科学技术创新在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过程中发挥更为重要作用。本文分析了国外相关的政策工具,提出我国进一步推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启示建议。

  一、国外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主要政策工具

  创新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各国的创新能力与可持续发展进程之间呈现正相关关系,如丹麦、瑞典作为最具有创新力的前沿国家之一,在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的进程方面也遥遥领先。根据2016—2019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简称HLPF)上各国自愿报告的本国SDGs执行进展报告(简称VNR),本文发现108个国家提及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相关政策工具和案例做法,35个亚洲国家在其报告中提及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相关内容,33个欧洲国家在其VNR报告中表明了创新对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亚欧国家普遍重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综合来看,各国政策工具具有如下四个共性特点。

  (一)推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组织机构建设

  各国通过组建相关机构、完善机构职能等方式,实现多方协调,推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理念落地。根据VNR资料,在108个提及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国家中,23个国家提及与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相关的组织机构建设。以日本为例,日本内阁在2014年改革重组设立了科学技术创新理事会(CSTI,前科技政策理事会,以下简称理事会),明确指出为迎接全球挑战,早日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理事会在内阁领导下成立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特别工作组(STI for SDG Task Force,以下简称工作组),为全球利益相关者提供科技创新解决方案,分享成功经验,2020年3月工作组发布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路线图。与此同时,日本首相于2016年设立可持续发展目标促进总部(SDG promotion headquarters,以下简称总部),统筹各部门代表开展工作,并邀请社会各界人士每年召开圆桌会议。同时由总部监督评估理事会工作组的工作进程。

  (二)加强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制度法律建设

  在108个国家中,57个国家提出强化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相关制度建设,4个国家在宪法中明确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地位,另有12个国家在单项法律中强调创新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日本2016年首次提出“社会5.0”的概念,明确将科技创新作为推进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关键,通过全球开放创新,引领后工业乃至后信息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不少非洲国家也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作为重要的战略。另有埃塞俄比亚、希腊、瑞典、尼泊尔四个国家在宪法中明确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地位,比利时、克罗地亚等12个国家在单项法律法规中明确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地位。有21个国家在其VNR报告中既报告了企业参与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也提到了社会组织所发挥的作用。相对而言,欧洲国家更重视调动市场和社会的力量,如塞浦路斯、爱沙尼亚、法国、希腊、匈牙利、英国等。

  (三)启动科研项目和工程计划实质性推进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

  项目和工程是各国普遍采用的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政策手段,从数据分析来看,共有73个国家提及了相关内容。例如,日本加大对可持续发展领域研究的项目支持,包括促进海洋科学技术研发和海洋调查、卫星研发项目等。法国在2010—2020年期间,斥资47个亿投资未来项目,重点提升可持续发展方向的科研能力,数字化进程及中小企业创新。总体而言,各国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工程有以下三个突出特点。

  一是欧洲国家高度重视科研项目驱动可持续发展。欧洲国家对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高度重视,欧盟地平线计划2020项目中60%都是可持续发展项目。从各个国家VNR报告来看,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领域数量排名前十位中有一半是欧洲国家,包括英国、希腊、波兰、爱沙尼亚等。二是数字技术项目是各国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布局的重点。多国加速推进数字技术设施建设,推动数字技术在公共教育、医疗健康、政府管理、公共安全等领域的项目布局,努力提升社会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效率。从108个国家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项目领域来看,31个国家都报告了数字技术项目,且有11个国家的城市发展项目也与数字城市、智慧城市有关,有6个国家的社会公平与健康领域相关项目都与数字化技术相关。例如,阿尔巴尼亚、巴西、加拿大、荷兰、塞尔维亚等国都提出推动数字技术在城市建设中的应用。三是城市是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的重要研究对象。从108个国家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数据来看,各国高度重视有关城市发展的科技创新项目布局,注重发挥城市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法国加快推动城市绿色生态创新项目布局,大力支持可持续城市创新。芬兰力求通过体制安排和社会动员实现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认为城市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相关项目和活动的重要承载单元。英国零碳排社会组织牵头在苏格兰地区推动建立城市发展项目,以医疗、教育和绿色制造业作为重要方向,推动相关的研发、活动及项目持续进行(EMF,2020)。城市已是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领域不可忽视的重要研究对象。

  (四)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作为国际合作的重要内容

  随着可持续发展逐渐成为各国发展的重要目标,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也成为各国国际合作与国际援助的重要内容(本文主要讨论非市场导向的创新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国际合作,而市场导向的合作内容主要为:对外直接投资,科学技术的产品和服务进出口,知识产权的付费使用,技术转移和外海留学教育),推动合作形式、内容不断创新。在所有国家的自我审查报告中,共有52个国家提及了科技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国际合作或国际援助,其中主要手段包括理念倡导、创立相关国际合作组织推进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资助社会机构创新国际援助方式、通过财政支持开展国际援助、提供技术援助、设立科研基金、强化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在科技外交中的作用、推动细分领域国际合作。联合国和经合组织也针对科学、创新和技术在对外援助方面展开研究,定量分析创新促进可持续发展在国际援助以及多边合作领域的情况,其中,美、韩、英、德较为注重科技创新这一国际援助手段,投入大量资金开展相关援助与合作。

  二、启示与建议

  当前,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政治社会环境,世界发展的外围变量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每一个人都是可持续发展的利益相关者,各国在创新的情境和话语下界定问题、解决问题的需求更为迫切。我国明确提出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推进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取得了瞩目成绩。但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气候环境挑战严峻,生命健康重要地位突出,社会需求复杂多样,将可持续发展落到实处仍面临突出挑战。参考国外经验,进一步完善我国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政策体系,对于中国如期实现SDGs目标和2060年顺利实现碳中和目标意义重大。

  (一)加强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机制创新

  一是加强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统筹协调机制建设。切实健全统筹协调、分工协作的治理机制,研究提出我国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系统部署各重点部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任务和工作路线图。在中央层面建立和完善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组织机构和工作推进机制,由科技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涉及可持续发展事务的各部门,联合相关领域科学家和专家,共同部署设计进一步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具体目标与关键任务,并对工作优先序作出安排。二是加强制度创新和资金保障,推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任务落地,鼓励各省市开展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政策创新,将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融入能源、工业、建筑、交通、农业、环保等各部门。三是优化财政资金和税收政策的设计,鼓励企业和社会机构参与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推动形成政府、社会与企业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行动合力。

  (二)加大可持续发展前沿领域项目的布局力度

  围绕发展潜力大、带动性强的数字经济、清洁能源、智慧城市等可持续发展重点领域部署重大科技专项,培育增长新动能。支持数字技术等新兴技术与社会发展、城市建设、气候治理、环境生态、农业发展等可持续发展相关领域深度融合,设立研发项目基金,鼓励企业参与,实现产学研一体化促进数字技术快速推动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落实落地。建立世界领先的低碳科技创新体系,推动新能源、能效、储能、负排放/碳移除等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性技术、颠覆性创新技术的研发创新和应用推广,部署一批具有前瞻性、系统性、战略性布局的低排放技术研发和创新项目,突破碳中和发展中关键材料、仪器设备、核心工艺、工业控制装置等领域的技术瓶颈。

  (三)明确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国际合作战略方向

  明确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作为我国国际科技合作的重要战略方向,推动我国与其他国家围绕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领域,如气候变化、科技金融、绿色低碳技术、数字技术等,加强战略合作。建立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科技合作基金,大力支持科研创新合作。加强科技人才培训交流,搭建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对话平台。支持企业、社会机构和国际组织广泛参与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推动创新项目落地。加强可持续发展领域高层对话,积极推动科技创新要素开放、持续、高效流动,携手迈向可持续发展新未来。

  本文是中宣部智库课题“创新驱动可持续发展国际进程及中外案例分析”的阶段性成果。